拂还礼

观秋风飒飒 执子闲看落花

Psychopass•混浊琉璃色•4

「王陵…」
   「errorerrorerrorerrorerror…」
   「王陵!」

   ‘‘遇到了麻烦吗?璃华子。''
   发尾呈自然波浪形的少女放下餐叉看向对面的友人,眉心稍蹙。她的朋友看上去具备了通宵作死者一切的神态特征,比如黑眼圈和嘴角僵硬。
   ‘‘青叶同学…我只是没睡好罢了。''王陵璃华子的完美笑容里参杂了及其少有的疲惫,倒多了几分柔弱之美。
   崔成实请假,理由是她爸生病了比较敏感,需要女儿陪护在家。
   彩宫青叶又不是迟钝更不傻,这几天下来当然看得出新到的转学生对璃华子各种示好表示亲近。璃华子本人对她回应积极,两人一来一往略见进展迅速,使得早有爱慕之心的众多璃华子拥趸或明显或隐晦表达不满。
   彩宫青叶把手覆在璃华子手臂上,直视璃华子的眼睛:“璃华子,成实同学只是暂时回家照顾父亲。我知道你很担心她,可是你忽视了其他关心你的人,这样真的…不太好呢。''
   “我的错。”璃华子用没被压住的手撑住头,修剪整齐的刘海和鬓脚垂下遮住了大半张脸。她尖尖的下巴上有一个不明显的红印,像是支撑再桌面睡觉后留下的痕迹,大概是压得太久,短时间内没有消除。
   青叶加重了语气,上身前倾,盯着璃华子额发下半开不闭的眼睛。“璃华子,我不是在责怪你。我就是想…”
   “青叶,”璃华子低声打断她,“不管怎样…最近一段时间,不要单身一人随便进美术室。”手臂上一痛,璃华子的细梢眉毛跳了跳,没把手收回去,反握住青叶的手,攥得很紧。
   “璃华子…”青叶肩膀缩了缩,目光在两人交握的手上晃了晃,又原路返回,在璃华子脸上游移不定。
   璃华子虎口有长期握排笔留下的老茧,和周围皮肤的细腻触感区别鲜明。掌心干燥发烫,手指没有弹琴的手那样格外纤细修长,却比同龄女生要有力。
   一点也没有发抖呢,青叶想。
   “葛原沙月同学和青叶你都在下午有文学部的活动是吧…”
   “那么,就拜托青叶你转告一下,让葛原同学最近不要私下里单独去美术室。拜托你了,青叶。”璃华子放开紧握青叶的手,后背挺直。
   她的早饭几乎一口没动。
   
   “璃华子。”短发整齐的女孩在图书馆前面的走廊叫住璃华子。璃华子略一点头,对方抬手帮她理了理衣领。
   “怎么了?名江。”璃华子按住自己裙摆的褶皱,眨眨眼睛。
   “璃华子让我注意的事,我都仔细关注过了,”中冢名江在她肩上压了压,“彩宫青叶并没有告诉葛原同学不许随便去美术室的事。我听到的反而是…”
   “是邀请对么?青叶同学邀请葛原沙月同学私下和自己在美术室见面了吧。”
   “可璃华子已经说了两次。今天早餐时候的话,在彩宫青叶看来,就像是责怪她违背了你的意思呢。”
   “上次我对青叶同学说起这个已经是几天前。”
   “所以?”
   “随她去好了。那是青叶同学自己的意思啊。名江,不用在意。”
   两个女孩错身分开,笑容里分别多了些阴沉。

  “学校里居然会有这样的地方…甚至连我都不知道呢。看来你们倒是调查得很仔细。”彩宫青叶拉上旅行箱的拉链,对着手机轻笑出声。
   「我这就把箱子送下去。五分钟后请帮我开门。
   「彩宫」

   “真正的女人心绝不比我们逊色…”
   “我们男人确实会开口发誓但多为无心的伪装…”
   “虽说我们男人总是巧言善辩,但在爱情中却没有证实这一点…”
   “到此为止,”文学课的老师吉川和美用清亮的声音打断了加贺美的朗读,“据被称为文学侦探的勒兹里•霍特森博士说≪十二夜≫初演是在1601年1月6日,也就是日本关原之战的第二年。刚才加贺美同学读的是莎士比亚的能够看出惊人的普遍性的文章,他在那以后…”
   大久保苇歌对吉川老师的讲课内容并不感兴趣。比起莎士比亚,困扰她的显然是另外的事。
  “唉?”触摸屏上方突然跳出新消息的通知。
   是王陵璃华子前辈!苇歌无声欢呼。她收敛了惊喜的神色,匆匆点击查看。
   「你们是文学课?」
评论
热度 ( 3 )

© 拂还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