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还礼

观秋风飒飒 执子闲看落花

三封遗书

今天是高中最后一天正式上课。我不想纠结距离高考还有18天或者17天,总之,一切还都不算完。吃饭时和母亲聊今天语文课上讲的作文,聊着聊着突然就对我一通脾气。于是我一人在家复习,父亲陪尚且愤愤的母亲出门。

   想要找一支还能用的荧光笔未果,反倒翻出一本初中时代遗留的私人笔记。封面和内页上印有drrr相关人等,字迹远比现在整齐。细看内容,是我在刚刚好的中二年纪写得一封【遗书】。

   认真回想,自己其实是写过三封篇幅完整的所谓【遗书】的。手上这个是第一封;第二封是敲在一只已经丢失的手机里的,正值高一;最末一封作于东野圭吾先生一本<<毕业>>最后的空白页上,是于高二下。全部都是正经而相当有条理的叙述,对自己的一系列相关事务统统做好了安排,而且不谈为什么【要死】。只在末尾都添补了遗憾的语气,说还有很多喜欢的东西看不到了啊,还来不及和很多人说抱歉。

   无论现在再看还有什么感想,总之,写他们的时候,我非常认真,而且真诚。当然死亡已经被年少的心轻视太过;我本人事后也并不觉得当时是有多么了不起的事。我恐高,怕水,晕血,排斥医药,自己对自己有天然的溺爱,舍不得。

   失落转变到绝望其实用不了多久。异地求学真不是什么随便说说的事。有什么大不了的事足以使我这样粗神经的人下定决心去死——说不上来。维特式的少年诗意悲伤不可能在我身上呈现倒是真的。我还是那么那么地深爱着强大美丽的无冕之王,我用更改个人标示的方式悼念我所喜爱的不幸猝亡的写手。我努力压制心里的吐槽和讽刺,开始学会配合和应付。丢掉的东西很多;我也没再费力对所有认识的人说早。我再没想过在深深失望后深思熟虑构思一则莫名其妙的身后事安排,也懒于多考虑神经敏感下的猜测结果。我本凡人又不甚优秀,何必自作孽玩死自己的脑细胞呢。

   Psychopass,1984,全职高手和历史,青金石,贯穿了我几乎半个阶段的高三时光。最好的消息是没有消息,最好的感想是没有感想。我大概不会再想要写一些什么绝望的自白——首先我是没时间。固执和随性真是很奇妙的特征。我自己并没有比自己到绝路;同样的,我还没有失去斗志。


评论
热度 ( 5 )

© 拂还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