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还礼

观秋风飒飒 执子闲看落花

Psycho-pass•王陵璃华子中心•混浊琉璃色1~3


   父亲接受护理已经差不多有一年半了。他已经完全成为现代化护理设施下无可挣脱的困兽。他失去了艺术家赖以生存的灵感或精神。他将、他已经再也认不出他唯一的并引以为傲的孩子。他就这样草率地抛弃了他一直以来苦苦追求的一切,从艺术到生活,从肢体到情感。
  很过分呢…父亲大人。
  很过分啊…这个蔑视人类真正价值的社会。

  王陵璃华子半闭着眼睛无聊地浏览手机屏幕上的新闻。她丢掉一贯以来辛苦保持的标准淑女形象扭曲地打了个哈欠,身体愈发疲惫头脑却更加清醒。
   她努力支起手臂稳定住不断下滑的手机,伸出有些僵硬的手指划开照片。一年前的无意点触,不巧留下了最清晰而且具备绝对说服力的犯罪证据。
   两位自己的恩师,一名素不相识的警察__确切来说,是一名被肢解的警察,残破僵直的四肢正被两位熟悉的老师拼接出诡异优美的造型。
   看到老师们璃华子不由自主露出了笑容。然而发现老师身影下方的「标本」后,她只想找个地方去吐。
   事后璃华子对确切的地点和情形无法仔细回想。根本是碎片残影的单薄记忆,她连怎样拍下照片、为什么会拿出手机都不记得。手机上虽然记录了拍摄的日期,她却从没想过要去看。

   "很少见璃华子为难的表情呢…是出了什么事吗?"彩宫青叶注视着璃华子停顿了过长时间的画笔,轻声询问。
   "青叶同学…"
   "是?"
   "青叶同学想多了。因为是在模仿父亲的风格绘画…总是会不由自主地联想到父亲的现状呢。"璃华子的语调舒缓沉静,一时显得格外渺茫的双眼盯在半成品的画作,似乎正努力透过油彩和画布看进某个深邃的漩涡。
   彩宫青叶端详着璃华子笔下少女的笑脸,奇异的熟悉感让她有些困惑。
   好像是学校里哪个学姐,不过…从来没有见过啊。是毕业了吗?
   读出彩宫青叶的好奇,璃华子决定以沉默敷衍回答。她歉疚地朝自己的室友笑了笑,继续转过头专心对待自己的画。

   画中的少女的确是她们同学校的学姐,她还能记得这位学姐名叫瞳子。不过除此之外,她对这个人的了解,并不比青叶多更多。
  

   「…老师对这所全宿制女子学校的教育方针怎么看呢…」
   …等等,老师会回答这种问题吗?
   「贞淑与典雅,失落的传统美德…这就是樱霜学园倡导的教育理念…」
   …把心中所想这么直接说出来真的没问题吗…
   「不强求女性,只有男性被强加的优先事项…」
   …等等哪里不对。
   性别搞错了吧而且我怎么会搞错性别简直不可思议啊啊啊!老娘作为温柔贤淑优雅端庄三观不正的新世纪完美艺术者兼文艺女神!怎么可能会有如此低级的口误啊岂可修!!
   璃华子在梦里愤愤不平地无声吐槽。根本就没醒的她姿势自然潇洒地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
   于是璃华子当然没发现说这句存在口误嫌疑的话的并不是自己。毕竟她心理上也只是个相对没那么女神的未成年少女,哈利路亚。
   
   璃华子在梦中一声枪响后终于清醒。
   后续的梦里,她按照父亲的画的内容,将对自己表示爱慕亲近的数名少女制作成几乎永恒的美丽的恶魔般的艺术品,展示在繁华的闹市区。之后有警察来樱霜学园调查…
   然后自己逃掉了,在废弃的地下工厂里被轻而易举地枪杀…
   …怎么感觉我有点惨。
   …老师你培养我的目的原来是破坏社会基础吗。
   …读多了反乌托邦系列的老师果然反社会啊。
   …喂我都在想些什么啊。
   从床上爬起来,璃华子一边梳理缠绕在手臂上的长发,一边思考生命与存在的价值意义。
   说白了就是先去食堂解决早饭还是先去美术室满足精神追求。至于到底会不会出现梦里的实况转播,璃华子故意没去想。
   好奇心害死猫呢。我可是被噩梦吓得心余戚戚焉的单纯未成年少女哟。不负责任地为自己这么开脱,校园女神王陵璃华子一个优雅转身,鸦羽般柔滑丰茂的长发在空气中扫出半条爽利的弧线。
   她决定先去吃饭。

   出于某些意料之外的事件﹣﹣王陵璃华子,罕见地忽略了她每天起床之后必备的功课,即检查自己密码橱里的所有油画和整理炭笔画稿。
   以至于,她从此偏离了梦中自己既定的轨道。可喜可贺。
   当然,仍然热爱着莎士比亚的璃华子本人并无此远见。她对老师的尊敬只增不减,毕竟尊师重道,这又是自己的法定监护人嘛。
   老师伤天害理的事做得多了,她王陵什么时候少偷窥了?
   总之,系统的评价就是一切;而她是天生纯白人格。

   机器怎么比得过人脑。
   面容艳丽的黑长直少女对着走廊末端的摄像头露出灿烂含蓄的笑容,真诚而干净。

   
   
   ❸ 

   事实上,并不是一定需要一个解释才会去刨根问底。
   都是不甘心不了了之的敷衍回答啊。
   …如果真的要走文艺范那么璃华子这一章就该领便当了,至于后续什么的干脆原剧情了好么。作者你在搞什么啊。
   王陵璃华子其实对自家监护人的几手安排均毫不知情。不过从来都是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对于一些特别小众范围内才能明了的奇葩事件,她自然能完美做到面不改色泰然处之。
   这根本是练出来的。
   讲台上过于高挑的短发少女脊背挺直面色沉静,端庄的相貌不算平庸也称不上有多漂亮,只能说刚好,给人提供犯脸盲症的机会。
   坐在靠窗座位的璃华子神色不变,三分好奇探寻六分温和接纳一分矜持优雅--用人话翻译一遍就是和平时没啥区别,纯粹撑场子用的平易近人女神架子。
   哪怕她肚子里都快笑抽筋了呢。
   ''我是崔成实。父亲是韩国人,所以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都住在韩国,希望接下来和各位同学的相处会没有什么不必要的阻碍。很高兴可以融入这里…''
   有礼而不乏坚韧的硬气,却很会拿捏分寸,表现力足够打九分半,半分扣在身高。璃华子心中颇为感慨,只可惜这是个伪的啊~
   ''崔成实''姿态自然地朝老师指定的后排空座位走去,途经璃华子桌侧,似乎不经意间脚步一顿,投向下方的目光与抬高的视角交接。
   校园风云人物笑而不语。
   转学生嘴角微翘意味深长。
   教室另一侧的卷发少女面无表情地用指尖在触摸屏上敲打出成文的语句。简单的几个词语的组合,却花了她好几分钟的时间。
   「老师,我有此意。请帮助我。」
   点击发送。只用了不到一秒。

   ''你是…王陵璃华子?''转学生拦下端着餐盘的璃华子,语气有不加掩饰的惊喜。
   ''啊…崔成实同学。''璃华子笑容可掬。一念到这个名字她就特别想笑,这真心不是她的错。
   不过就是她也足足消化了一早上才成功提高了自己在这件事上的笑点。
   两个人顺理成章面对面坐在靠墙的位置,以呵呵呵对嘻嘻嘻,一派和谐安宁,堪称喜闻乐见。仔细看去转学生嘴角有些抽搐,校园女神欢乐得有些过了头。
   非常不正常。
   因为心情特别好,璃华子一个没当心多吃了一盘牛肉卷两份烤鸡翅,看得对面的崔成实一阵纠结,还不好直接说。
   等两个人都吃得差不多了,崔成实用叉子敲敲盘沿引起璃华子注意:''芝华士?''
   璃华子的叉子停在唇边:''不,冰绿茶?''
   崔成实捏起装橙汁的马克杯:''谢谢,苏打--为什么我们一定要这么做?我还以为要背一段李尔王的台词。''
   璃华子神色复杂地看了崔成实一眼,继续用叉子摧残盘子里剩下的芝士蛋挞。
   崔成实就明了了。这事做主的又不是她璃华子更不是自己,根本反驳无能投诉无门,其中滋味只能内部消化,万一吐出来了麻烦就不是一点点。
   有些事情既然改变不了,那么只要微笑就好。
评论
热度 ( 1 )

© 拂还礼 | Powered by LOFTER